BarefootEconomics.net   踏實經濟

首页  -  经济增长  -   财稅   -  土地,住房  -  农村  -  社会保障  -  養老保险 地方财政,政绩考核  -   国企
 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版更新于2017.9.29
优化财政效益

收入方面︰

 实施土地升值税,降低其他税负

 【简介】中国有特厚的条件打造一个至符合市场原则、至不扭曲资源分配、至利好经济增长、至公平分配和至简单透明的税制︰即以税率靠近100%的土地升值税,将经济增长造成的土地升值,良性循环,首要是用来降低其他税负。 农村征收土地升值税此外,一旦全社会实施妥善的收入补贴,所得税便适宜延展到农业。

 【详情】见《土地不再用来炒︰探讨土地升值税与土地财政》一文。

 

优化售地收入管理

售地收入可先注入储备基金才按计划支出,以起稳定作用,中央政府可监督以优化土地的供应,促使符合人口发展所需引入土地升值税,可以消除地产泡沫引致的售地收入波动。微观方面,中央政府制订和监督高度透明、以市场为依归的土地定价、出让与项目评审机制,以免在招商、PPP等过程中土地低价流失土地用途按规划转变时,价差的利益归公征地须按原用途用地在该区的市场价格—但辅以适切的特惠补偿。 

支出方面︰ 

精准合需的货币补贴

【简介】制拟了厘定民生需要的保障生活水平,据以发放精准合需的货币补贴,以取代较粗放的补贴模式,便能节省许多财政资源,以同等的资源满足更多的需要。例如可按个别不敷之需发放全覆盖—包括住房需要—的收入补贴,又例如修订养老保险办法,都可以避免补贴与需要之间的错配。建议的养老保险还将于早期带来大量特殊盈余。

【详情】见《「基本收入」在中国可取、可行吗?》《升级到全覆盖、没有资金缺口的养老保险》 

地方财政︰中央与地方的事、财分配

事的分配

考虑到现今的信息科技发达与人口流动增加,为求服务一站到位无需通过层层块块,越来越多公共服务适宜由中央统筹、掌管,甚至承担财政责任,会更高效惠民。由那一级政府提供服务则要看效益,视乎营运的跨地域规模效应、服务对象的跨地域流动性,和所涉及地方事务的复杂程度等。可以代理。例如税局,国际上普遍由中央政府运营,但往往代征收地方政府的附加税,而房产相关的税则适宜由处理房地产登记、交易等的地方政府征收。可以多元化,让隶属不同级别政府的单位,以至于民营单位,同时各自运用来自无论那级政府的拨款以提供差异性的服务,例如在教育、医疗领域。

 

财的分配

所有主要税种的税基都同时受益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提供的服务。因此,一个简单而适切的分税办法是︰主要税种(包括建议的土地升值税)所得都按中央所定的基本税率及统一摊分比率,由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共享,摊分比率可每年按需要调节。地方政府在一定范围内有自主权变更税率及增减税费种类,惟须遵守中央政府就某些税、费所设的上下限。地方政府可独得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和房产税。地方政府亦可自主向市场举债,但前设是中央政府不承担责任。